醫患沖突:謾罵和耳光 究竟為何落在醫生身上?_民生_中國小康網

2019-03-27 16:57:28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煦 字號:T|T
摘要】距離上回被患者找來的一幫人打斷鼻梁骨那事兒過去已經一年多了,但王子良到現在還是不敢值夜班。每次有人跟他提起這件事,他都擺擺手,“怪窩囊的,別說了。”

  距離上回被患者找來的一幫人打斷鼻梁骨那事兒過去已經一年多了,但王子良到現在還是不敢值夜班。每次有人跟他提起這件事,他都擺擺手,“怪窩囊的,別說了。”

  當時那件事其實一點兒也不復雜。有個患者想跳過手續找他直接拿藥,但醫院有規定,禁止醫生私自開藥。王子良的拒絕換來了一頓拳打腳踢,然后直接被送進了耳鼻喉科。

  跟王子良在同一個醫院工作的柳林峰對這種事情就要看開很多。他在急診科工作了將近十六年,笑稱“被踹幾腳、扇倆耳光,那都是常有的事兒”,似乎已習以為常。

  2018年中國醫師協會發布的《中國醫師執業狀況白皮書》顯示:在中國,有66%的醫師曾親身經歷過醫患沖突事件,超三成的醫生有被患者暴力對待的經歷。而在我們搜集的近十年內中國媒體報道的295起傷醫事件中(不包括港澳臺地區),共有362名醫護人員受傷,99名醫護人員被患者持刀具襲擊,24位醫生在醫患沖突中失去生命。

  從近十年中國媒體報道的傷醫事件來看,廣東省暴力傷醫事件被報道的頻率最高,共有38件。山東、江蘇、浙江、安徽等東部人口大省被報道的傷醫事件也較多,西藏、青海、新疆等西部地區傷醫事件較少。

  醫院的級別越高,被報道的傷醫事件發生的頻率越高。在十年內見諸報端的暴力傷醫事件中,有七成發生在三級醫院,其中三甲醫院就占了一半以上。

  正所謂“大醫院,擠破頭;小醫院,空蕩蕩”。大城市的三甲醫院,由于擁有先進的醫療設備、人員和技術資源吸引了大批患者,因此傷醫事件發生的概率也相對較高。

  “現在人們有錢了,得了病都喜歡往北京上海跑,就像割個闌尾這樣的小手術,我們二級醫院明明也能做,非要擠那些三甲醫院。現在那些大醫院做個手術光排隊就要等半年,反觀我們醫院就沒人。”崔淑敏抱怨道。她是山東省一家二級甲等醫院的護士,她所在的骨科現在有一半的床位是空的。

  而在醫院所有的科室中,近三成被報道的傷醫事件發生在急診科。同時,外科、內科和婦產科也是被報道的事故多發地。

  于明是北京120急救中心急診科的一名隨車醫生。他認為,急診科的傷醫事件往往“多而不重”,“急診科確實沖突多,很多人喝了點酒,膽子就大了。一般是拳打、腳踢,掐脖子,有時候甚至會抄起身邊的東西,但往往都不是特別嚴重。”

  ▍謾罵和耳光,究竟為何落在醫生身上?

  從媒體報道的傷醫事件來看,對醫生提供的醫療服務和對醫生的治療結果不滿是患者傷醫的主要原因。“醫生態度不好”“病沒給我治好”“醫生的專業水平不行”等等,是患者或家屬訴諸暴力的常見理由。

  于露是西安市閻良區人民醫院的一位年輕醫生,2017年10月,她所在的醫院收治了一名早產生了黃疸的男嬰,“治療措施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但最后孩子不幸死掉了。”她解釋,新生兒比較脆弱,任何一點內因或外因都可能導致意外的發生。

  孩子的家屬對此事有著另一番說法。因為直到出事前一天晚上,孩子身體的各項指標還都正常,但次日早晨,醫院突然向家屬表示孩子“情況不好,但一直不讓見小孩”。孩子于當日早晨夭折。孩子的家屬認為,閻良區人民醫院對此事“一直躲躲閃閃,含糊其辭,對于孩子的死亡說不明白,給不了我交代。”這讓家屬的負面情緒徹底爆發,堅稱是醫生的過失導致了孩子的死亡。

  “十幾個人,在醫院大門口擺花圈,放哀樂,拉橫幅。大夫上班都得繞道走,病人看病也無法正常從大門進入。”于露說完長嘆了口氣。

相關推薦


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
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
ID:chxk365
返回頂部
黑帽SEO